當前位置:主頁 > 經濟政策 >

供給側改革意味著中國經濟政策進入新境界

時間:2016-03-20 21:12 類別:經濟政策 GDP:

主題為“新五年規劃時期的中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2016年會3月19日至21日在北京釣魚臺國賓館舉行。由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張來明主持的“聚焦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分論壇上,匯聚了中國社會科學院副院長蔡昉,美國紐約大學教授、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邁克爾•斯賓塞,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國家金融與開發實驗室董事長李揚,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參加討論。

  中國社會科學院原副院長、國家金融與開發實驗室董事長李揚在論壇發言時表示,供給側改革這樣一個命題的提出,意味著整個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經濟的政策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為了使這樣的新境界能夠引導我們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必須讓它回歸本原,大道至簡,絕對不會說這么復雜。我希望我們能夠加強這方面探索。

  以下為李揚的精彩發言摘編:
  
  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和更好地發揮政府作用。我覺得這就是供給側改革或供給側政策調整它的核心。確定這樣一個方向,其實就是確認了迄今為止我們市場還沒有很好的發揮作用,市場主體還不能夠非常積極有效地去從事生產。在我們經濟生活中政府作用太強,這是在三中全會決定中都已經說過的。
  
  下一步推進供給側改革,很關鍵的就是要減少政府對市場的干預,用三中全會決定的話說,減少政府直接參與資源配置。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可以列一下,在供給側改革這樣一個大的戰略轉型過程中,政府應該做一些什么事呢?歸納一下,主要是六種事情。
  
  第一,應當通過深化改革,促進市場逐漸完善,創造讓企業和市場發揮作用的制度環境。在中國我們是一個政府主導的經濟,這個是我們的出發點。我們想轉變到一個企業主導,市場機制發揮主要作用的這樣一個機制的話,還必須政府來引導這個改革,這是第一詳任務。
  
  第二項任務就是要穩定宏觀經濟。還是要在需求側方面還要有所作為,但是這個有所作為絕不意味著是要相機抉擇,不意味著簡單的逆方向而動,而是應該創造一個穩定的環境,讓企業有穩定的預期,讓市場有一個有利于企業活動的各種各樣的要素。
  
  第三,應當是加強和優化公共服務。我們政府很強,做的事很多,但是真正的公共服務做的是不夠的。政府應該做的事情做的是相對不足的,應該通過我們的改革,把我們的公共產品、公共服務提供出來,而且要協助市場,把一些準公共產品和準公共服務讓它有效的供應,從而為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創造條件,解除人們的后顧之憂。
  
  第四是要加強市場監管,保障公共競爭和維護市場秩序。還是說不是由他直接干,而是要他創造條件,讓人更好的干,讓企業更好的干,讓市場更好的發揮它的作用。
  
  第五是要促進共同富裕。從整個經濟活動的結果這個層面上來發揮政府的作用。
  
  最后是彌補市場失靈。市場肯定不是萬能的,市場一定會有它的問題,有了問題的話,政府出面予以解決。
  
  我想從三中全會決定的那句話來說起,分別厘定政府和企業包括市場應該各自做什么事,沿著這樣一個方向推進我們的改革和發展?當我們說出了供給側改革和供給側政策調整、供給側結構性調整的時候,意味著一些東西的變化,這個變化就是說我們整個方向、著重點等發生了變化。工具還是那些工具,哪些工具我們用的更重一些,哪些工具我們用的少一些,整個工具使用的方向把它向哪個方向指引,這是強調供給側和強調需求側的主要區別。按照這樣一個思路,我列了一下,有五個方面是比較值得注意的。
  
  第一,從需求側管理的話或者需求側結構調整,它比較重所謂三駕馬車的調控。三駕馬車大家都耳熟能詳,這些年來我們基本在這個層面上在進行調控。大家看政府工作報告,政府各種計劃主要說的是這些方面。如果我們的重點轉到供給側,那就應該是勞動、資本、土地、科技。我們的重點就在于要讓勞動、土地、資本、科技這樣一些經濟發展的源流能夠奔發,能夠創造出財富,而不僅僅是說從三駕馬車這個層面間接的對土地、資本、勞動和科技發揮作用,直接讓他們發揮作用,直接煥發他們的競爭力,直接煥發他們的積極性。這是一個方面。
  
  第二就是從政策調控的目標來說,如果我們重在需求側調控,主要就是熨平波動,你方向波動,政策就是所謂相機抉擇。但是如果考慮經濟長期發展的潛力,就應當是強基固本。對于短期的波動,我們不需要這么重視,也許只是在他干擾了我們這些經濟增長長期因素改善的前提下,我們會對它進行一些調控。如果我們從強本固基這個角度來說,推動我們的創新發展、協調發展、綠色發展、開放發展和共享發展,就是它主要的舉措。
  
  第三個方面,如果我們比較一下,如果我們強調在需求側對經濟進行調控的話,我們一定眼盯著需求,并且順應著需求的變化采取措施。剛才我已經說了相機抉擇,如果我強調是供應的強本固基,我的宏觀調控就是需求側的政策就應該是穩定的,規則的,不應該讓微觀主體有歧義,不應該讓他們一開門就想到今天貨幣政策有什么變化,匯率有什么變化,大宗商品有什么變化,如果他們老是考慮金融因素的變化,他肯定不會去考慮實體經濟的發展,一定要創造穩定的環境,讓他們不想需求方面的問題。
  
  第四,需求側的管理比較注意速度。為什么他要逆方向而動?太高了我把它往下壓一點,我們在供給側調整的時候注意的是質量,是效益,注意的是全要素生產率,這個看的很清楚,還是從經濟的基礎,經濟的長期發展角度來確立我們政策的方向和政策導向。
  
  最后,需求側調控的特點,實際上是強調經濟不斷的擴張。而從需求側來管理經濟的話,從供給側來管理經濟的話,我們要擠掉經濟中的水分,要讓經濟用一種健康的面貌表現在人們面前,所以我們有“三去一降一補”,三去都是緊縮措施,為什么采取“三去”?因為水分不擠,經濟就很難再向前運行了,很難再有可持續性了。要把過剩產能擠掉,過剩的庫存擠掉,在這個過程中當然要去杠桿。只有這樣經濟才能健康運行。
  
  總之,供給側改革這樣一個命題的提出,意味著整個中國經濟的發展,中國經濟的政策進入了一個新的境界。為了使這樣的新境界能夠引導我們進入一個新的階段,我們必須讓它回歸本原,大道至簡,絕對不會說這么復雜。我希望我們能夠加強這方面探索。

15选5胆拖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