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主頁 > 世界經濟 > 國際貿易 >

2015年上半年全球貿易混戰

時間:2015-12-02 14:11 類別:國際貿易 GDP:

當各國經濟紛紛陷入通縮環境,出口貿易在經濟中的比重就會自然上升,大家都想方設法地遏制對方出口,進而占有對方的市場,就會給對方國家的企業帶來壓力

與經濟周期的波動相同,全球的貿易戰爭似乎也陷入了周期性的循環之中。在如今全球經濟普遍低迷,全球產能過剩的環境下,歐洲、日本、東南亞、東歐各國都需要最大程度地保護本國生產企業,捍衛自己的國際市場,甚至是打壓他國出口產品。

于是乎,貿易保護主義的思潮又再次復蘇。全世界各個國家都紛紛高舉反傾銷的大旗,不僅中國受到來自歐美市場的攻擊,美國和歐盟之間也心生裂隙,新興市場國家之間也互不相讓。全球貿易“混戰”正如火如荼地進行。

而在貿易戰的硝煙彌漫下,當前愈演愈烈的“貨幣戰”對全球“貿易戰”來說,無異于火上澆油。在美元一枝獨秀強勢上揚之時,越來越多國家的貨幣匯率則不斷創出歷史新低,呈現一種競相貶值的態勢。

事實上,貿易保護主義從來就不是一個陌生的詞語。早在1822年貿易自由主義措施首次被引入大英帝國前后,貿易保護主義就一直是國際經貿往來中的主題。而在金融和經濟危機期間,貿易保護主義更容易滋生。

回顧歷史,最初的重大國際貿易沖突發生在上世紀30年代初,當時西方各國為了轉嫁危機,紛紛采取貨幣貶值、外匯管制、出口補貼等保護主義政策,結果導致嚴重的貿易戰。

而在如今全球經濟復蘇緩慢的環境下,這場“貿易戰”的周期還遠未結束。“然而,貿易戰的結果只能是兩敗俱傷。”商務部國際貿易經濟合作研究院對外貿易研究所研究員梅新育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

“雙反”調查復指中國

對中國各行業的出口企業而言,近期接踵而來的“雙反”調查令人疲于應對,其處境可謂是“四面楚歌”。然而,各種各樣的“反傾銷”調查都是各國行使貿易保護的手段

美商務部于8月18日發布公告,對原產于中國、巴西、印度等8個國家的冷軋鋼板發起反傾銷反補貼調查。根據調查日程,美國際貿易委員會擬于9月11日前做出損害初裁,美商務部將于10月21日和2016年1月4日前分別做出補貼和傾銷初裁。

近來,美國頻繁針對中國進行反傾銷調查,這只是其中的一例。8月12日,美國商務部對華聚酯薄膜作出反傾銷行政復審初裁,確定76.72%的反傾銷稅。在此之前,美國商務部對華圓錐滾子軸承作出反傾銷新出口商復審立案調查,調查期為2014年6月1日至2015年5月31日。

此外,美國商務部還宣布,應美國制冷劑生產商的申訴,決定對從中國進口的氫氟烴(HFC)制冷劑進行反傾銷調查。美國商務部表示,美國氫氟烴聯盟聲稱,中國生產商以不公平的低價出售制冷劑,對美國產業造成損害,傾銷幅度為111.2%-300.3%。

短短幾日,美國頻頻對中國多個出口行業產品發起反傾銷調查。而美國絕不是惟一一個在近期加大對華反傾銷調查的國家或地區。8月14日,歐盟又提高了對中國光伏玻璃的反傾銷稅,從此前的最高38.4%上調至最高達75.4%,上調了近一倍。

而就在此前一周,歐盟認定中國太陽能玻璃企業以遠超底線的價格在歐洲市場傾銷產品,對中國的光伏玻璃產品開征臨時反傾銷稅,實施期限6個月,反傾銷稅率為17.1%至38.4%。

歐盟執委會在2014年決定征收0.4%-36.1%的反傾銷稅,而此前制造商團體歐洲光伏制造商協會(EU ProSun)提出投訴。去年11月,以行業領導者德國GMB為首的歐洲光伏制造商協會要求歐盟執委會重啟調查,稱有大量來自中國的太陽能玻璃仍在進入歐盟,且價格沒有提高。

而除了歐美這兩大傳統“根據地”之外,印度也發起了對中國的反傾銷調查。7月21日,印度商工部發布公告,稱應其國內產業申請,決定對自中國、歐盟、肯尼亞、巴基斯坦、伊朗、烏克蘭和美國進口的純堿發起反傾銷期中復審調查。

另外,應全印度玻璃制造商聯合會的申請,印度對原產于中國、歐盟、肯尼亞、伊朗、巴基斯坦、烏克蘭和美國的碳酸鈉進行反傾銷期中復審立案調查。

8月6日,印度消費稅和海關中央委員會發布公告稱,接受印度商工部對原產于中國的維生素C作出的反傾銷日落復審終裁結果,對中國涉案產品征收為期5年的反傾銷稅,稅率為3.74美元/千克。

同日,印度消費稅和海關中央委員會發布公告稱,由于印度商工部于2015年7月22日對原產于中國的粘膠短纖維(除竹纖維外)啟動了反傾銷日落復審調查,因此決定將上述反傾銷措施延長一年,至2016年7月25日。

此外,巴基斯坦關稅委員會8月4日發布公告,應其國內產業申請,決定對自中國進口的聚丙烯薄膜發起反傾銷日落復審調查。

盡管從上半年的統計數據來看,中國遭遇的貿易救濟調查的案件數量及涉案金額出現了雙降,但未來形勢依然不容樂觀。7月,中國貿促會相關負責人透露,自今年上半年啟動經貿摩擦應對工作以來,已經累計發布了反傾銷、技術性壁壘、產品安全等方面的預警信息500多次。

而“中國制造”產品面臨的挑戰還遠未結束。哥倫比亞對華發起瓷磚反傾銷調查、巴基斯坦對華滌綸短纖維發起反傾銷調查、馬來西亞對華冷軋不銹鋼板進行反傾銷調查、墨西哥對華墻磚和地磚發起反傾銷調查……各式各樣的“反傾銷”調查接踵而來。

對中國各行業的出口企業而言,近期的處境的確算得上是“四面楚歌”。“很多時候一些國家都是以反傾銷調查之名,行貿易保護之實罷了。”梅新育告訴記者。

美國高舉貿易大棒

當經濟增長放緩時,產品出口國內需大幅下降,出現產能過剩,因此會更依賴出口市場,一定幅度的降價以求薄利多銷會成為普遍現象。而從進口國的角度來看,在國內需求同樣出現快速下滑的情況下,盡可能地維護本國企業的市場份額及利潤也就會成為一種自然的選擇

其實,不僅是中國面臨著來自多個國家和地區的各個行業的反傾銷、反補貼調查。其他國家之間的貿易摩擦同樣在不斷加劇。美國這個全球最大的經濟體更是在今年不停地對其貿易對象發起各種反傾銷、反補貼調查。

除了其最大的貿易對象中國之外,美國對其他貿易伙伴同樣“火力全開”。美國國際貿易法庭8月6日裁定不能撤銷美國商務部針對越南蝦出口商制定的反傾銷貿易關稅。越南蝦出口商曾寄望于美國方面維持原先的關稅標準,而新關稅標準是以往的6倍。

8月18日,美國商務部宣布,對從巴西、印度、韓國、俄羅斯進口的冷軋鋼板進行反傾銷和反補貼立案調查;同時,美國商務部對從日本、荷蘭以及英國進口的冷軋鋼板進行反傾銷立案調查。

7月21日,美國鋼管生產企業向美國國際貿易委員會要求,對韓國、墨西哥、土耳其產鋼管進行反傾銷調查。美國生產企業表示,韓國、墨西哥、土耳其等進口產品進入美國市場后,價格比當地便宜,因此存在反傾銷嫌疑。當地企業主張的反傾銷率高達79.8%。

而美國和歐盟這兩個最大的發達市場之間的貿易摩擦也正在不斷升級。5月,歐盟執行機構宣布了一系列提議,旨在加大對歐洲初創企業的投資力度、協調版權規劃,并簡化針對在歐盟內部跨境出售產品或發送數據公司的監管規定。

這項歐洲數字戰略新計劃觸到了那些在歐洲有業務的美國科技公司的痛處,因為該計劃提議歐盟研究針對Google和Facebook等大型互聯網公司的新監管框架。根據這項計劃,歐盟還將對亞馬遜等互聯網電商公司是否限制了跨境貿易的問題展開調查。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美國科技公司準備反對歐盟提出的打造其他公司與互聯網巨頭公平競爭環境的計劃,稱該計劃可能會令歐盟走上保護主義和審查之路。美國信息技術產業委員會負責人加菲爾德(Dean Garfield)表示,施加監管障礙對歐洲而言將是一項重大失誤,將對跨大西洋(9.03, 0.00, 0.00%)的貿易和投資造成不利影響。

與此同時,美國同“自家后院”的貿易摩擦也鬧得如火如荼。不久之前,加拿大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交了請求,希望每年對一系列美國出口商品征收24.7億美元的報復性關稅。

加拿大與美國的貿易爭端源自肉類標簽問題。按照美國2008年通過的一項法案,所有進口肉類必須在注明原產地之外,還注明牲畜的飼養地和宰殺地。不過,加拿大和墨西哥反對這種規定,認為兩國的肉類出口商將承擔額外成本,同時美國也在向消費者暗示國產牛肉更加安全。

另外,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墨西哥也計劃對美國出口商品采取報復措施,總規模可能達到6.53億美元。若果真如此,美國在北美貿易區將面臨每年30億美元的懲罰性措施。

而美國和墨西哥之間不僅在肉類產品進出口上有摩擦。此前,美國商務部發布公告稱,恢復對墨西哥進口食糖的反傾銷以及反補貼調查。而不少人認為美國的這一舉動是為了回應年初墨西哥蔗糖聯盟要求經濟部對從美國高果糖以及用于制甜味劑的黃玉米進行反傾銷調查。

強勢美元火上澆油

從2014年以來,美元開始重回強勢,而在其他國家尤其是南美及亞太地區多數國家貨幣不斷大幅貶值的情勢下,美元的升值對其外貿的負面影響尤為凸顯

“貿易戰頻發是通縮經濟環境下一種極為典型的現象。”梅新育表示,“當前各國貨幣競相貶值,貨幣戰將進一步加劇各國間貿易摩擦的頻發,未來形勢不容樂觀。”

“其實,美國之所以在今年頻頻向包括加拿大、墨西哥在內的多個國家發動反傾銷調查,而且力度和廣度之大令人側目,其中的原因并不難理解。首要的發酵劑就是美元的強勢回歸。”孫立堅指出,“從2014年以來,美元開始重回強勢,而在其他國家尤其是南美及亞太地區多數國家貨幣不斷大幅貶值的情勢下,美元的升值對其外貿的負面影響尤為凸顯。”

美元指數在2014年一年的升值幅度達到12.5%,這一年成為名副其實的“美元年”。今年年初至今,美元指數的升值幅度已經接近8%,不少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今年美元指數的漲幅很有可能會超過2014年。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已經對美國的持續升值提出警告,美元進一步升值可能大幅削弱美國的增長,并沖擊新興市場。

在對美國經濟健康狀況的一項審查中,IMF重申,它建議美聯儲將提高利率的舉動推遲到明年,部分是因為提高利率可能導致美元再次升值,這會讓全球陷入動蕩。美聯儲主席耶倫也在日前表示,過去一年美元升值幅度很可觀;美元升值是影響經濟前景的一個因素。而耶倫的這一言論被不少市場人士解讀為美聯儲在9月份正式啟動加息的可能大大降低了。

與此同時,南美各國貨幣以及亞洲地區的泰銖、印尼盾、馬來西亞林吉特等都在不斷地貶值,并接二連三地創出歷史新低。而且,全球的通縮陰影同樣導致了澳元、新西蘭元、加拿大元等傳統商品貨幣紛紛進入貶值通道。

盡管人民幣并未在這一輪的貨幣貶值潮中加入競相貶值的大軍,然而作為出口貿易大國的中國卻依舊被卷入“貿易戰”中,成為了各國發動反傾銷調查的眾矢之的。更是引發了美國國內不少企業及政客的過激反應。

善于煽動匯率問題的老手、紐約州民主黨參議員查爾斯·舒默日前稱,“多年來,中國玩弄規則,操縱人民幣匯率,使美國工人無路可走。中國政府非但沒有改變這種做法,似乎還在變本加厲”。

而俄亥俄州共和黨參議員羅伯特·波特曼則表示,人民幣貶值“殘酷地提醒美國,中國不肯按游戲規則行事的時候,美國不能坐視不理,因為美國承受不起”。

然而事實是,2005年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以來至2015年6月末,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累計升值35.38%。2015年以來,人民幣小幅升值,在雙向浮動的同時保持了基本穩定。6月末,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為6.1136元,比上年末升值54個基點,升值幅度為0.09%。

貿易談判愈加艱難

在貿易戰逐漸升溫的時期,無論是TTIP還是TTP談判都遭遇“難產”。而在WTO規則內解決貿易問題,似乎都不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然而,美國當前這種四處發動貿易反傾銷調查的舉動,以及各個國家之間貿易摩擦急劇升溫的態勢,無疑也加劇了正在進行中的自由貿易協定談判的難度。

在當前美歐之間貿易摩擦頻頻的情況下,美國與歐盟之間的“跨大西洋貿易與投資伙伴關系協定”(TTIP)的談判可謂處境艱難。從2013年6月美國提出這一雙邊自由貿易協定談判以來,兩年多的時間過去了,彼此間的談判也已經進行了十輪,但依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艱難的談判令美國和歐盟意識到,按照目前的設想談成一個“真正重量級”的自貿協定是不可能的。歐盟率先做出改變,7月8日歐盟立法機構正式統一了對美談判立場,終結了此前紛繁蕪雜的意見分歧。

在歐盟最新的談判立場中,有兩個觀點最為關鍵。其一是美國必須為歐盟公司打開美國市場準入門檻,維護歐盟標準;其二,用新的司法體系代替此前引起巨大爭議的投資者起訴國家爭端解決機制(ISDS)。然而,美國代表團對此卻表現得意興闌珊。

與此同時,另一個由美國主導的自由貿易協定——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的談判也遭遇了重挫。7月,來自環太平洋12國的貿易部長齊聚夏威夷,展開跨太平洋伙伴協議(TPP)的最后階段談判。雖然此前美國和日本都大張旗鼓宣稱談判必成,美國將在亞太地區取得重大勝利,但談判卻在7月31日破局。

“TPP最先只是新西蘭、智利、新加坡及文萊這四國的隨意合作,幅員不大,重要性也不高。只是到了后來美國介入,并將它政治化。而既然想要談成TPP,那么美國首先就要拿出一個公平、公正的游戲規則,但是事實是美國的所有規則都是傾向于自己國內的優勢產業,所以遭致其他國家的各種懷疑。如今在貿易摩擦增加且不斷升溫的環境下,TPP談判的破局也就是自然而然的事了。”孫立堅表示。

其實,不僅是尚在談判階段的貿易協定難以有所突破,即使是已有的且實行多年的國際貿易規則也越來越難被遵守了。

在美國與加拿大出現肉類的貿易摩擦之后,加拿大方面向世界貿易組織(WTO)提出了申訴。之后,WTO做出了最終裁決,稱美國的肉類標簽規定歧視了加拿大和墨西哥的出口商,侵犯了加拿大和墨西哥在自由貿易方面的權利。然而,在裁決結果公布后,美國仍未取消規定,而這也促使加拿大向WTO提出了采取懲罰性措施的要求。

8月初,世界貿易組織爭端解決機構就中國訴歐盟緊固件反傾銷措施案執行措施發布專家組報告,裁決歐盟在執行世貿組織裁決的措施中仍然違反了相關規則。

專家組報告裁定歐盟在國內產業界定、傾銷幅度計算及替代國企業信息披露等核心問題上違反世貿組織規則,這意味著歐方在反傾銷調查中對中方使用的替代國做法在很多方面是違規的。然而,這已經不是歐盟方面第一次對中國的緊固件出口進行反傾銷調查,也不是第一次被WTO判定違規。歐盟總是在被迫執行WTO的裁決一段時間后,又故技重施。

當各國經濟紛紛陷入通縮的環境,出口貿易在經濟中的比重就會自然上升,大家都想方設法地遏制對方的出口,進而尋找對方的市場,這就會給對方國家的企業帶來壓力,進而對就業市場帶來壓力。而就業在很大程度上關系著整個社會的穩定,對要參選總統的政客來說更是舉足輕重。

15选5胆拖图